政商参考网客户端
政商参考网客户端客户端
工作人员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时评
王义高:谈消除贫困的制度设计——“把穷人交给我!”
时间:2018-05-10来源:政商参考 阅读:10

    当前,各地都在忙于给贫困县“摘帽子”,当然,贫困县的穷人是否真的脱离了贫困?还是帽子一摘干部松绑了,可以自由调动,迎来了升官机会?我们不得而知,但我国农村的贫困现状和历史需要在“攻坚”和“精准”之后,给予他们谋求世代富裕的制度设计,因此,经济学家王义高认为在我国日益缩小的贫困地区、大约为5000万人口建立生产与消费自动循环市场,免费提供基本生活消费产品,换取减少扶贫干部,单位和腐败贪污造成的财政浪费,以及可能造成的产业扶贫失灵。


(王义高教授与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在城市论坛上)

    1、解决产业扶贫初级产品过剩问题,防止产业扶贫可能失灵

    王义高说:为了彻底消除贫困,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建议中央为中国农村和贫困地区建立一套自动生产和消费的市场化循环系统。因为,大规模的扶贫开发,产业扶贫的巨大投入造成农村初级产品大量过剩,一是由于农产品加工水平低,重复生产,城乡消费与农村产品没能有效链接好,二是进口农副产品给中国初级农副产品造成成本竞争压力,产业扶贫完全可能“失灵”,即使财政再加大人力物力投入,农民也只不过是“收入数字”被稍微提高,实际家庭生活状态难以持续改善。

   “扶贫失灵”必然造成扶贫的巨大浪费,投入与产出,农民受益不成比例。如今,农村中初级农产品大量过剩,不是橘子滞销,就是黄桃,不是大白菜卖不出去,就是猪肉价格下滑。

    生产过剩的初级产品一部分以各种方式输入城市,一部分在农村区域和贫困人口中消费,农产品深加工水平有待提高,要跟上来,但农村小作坊的生产标准有待完全符合城市化消费,稳定农村初级产品投资和产出,进而深加工,满足城乡消费,这是合理良好的经济循环,最佳的持续致富的道路,衡量的标准一是家庭或者家庭农场收入高过厅处级公务员年总收入,包括医疗和退休福利,二是农村人口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开始缴纳所得税,城乡差别完全消除。

    但现在的问题是,大规模的产业扶贫,没有及时协调投入与产出的匹配,造成大量初级产品不是多了就是少了,不是过剩浪费,就是粗制滥造出售,完全缺乏国际竞争力和致富制度安排,短期效果或许比较好,但长期来看就难说了。因此,继续增加农村经济作物的投入产出效果令人担忧,如果不建立与之匹配的消费市场,必然导致边际收益逐步减少,产业扶贫失灵,因此必须及时作出提高效率的扶贫制度安排。

    为什么要建立有效的农村贫困地区的自动循环的生产与消费市场?因为,人均消费每增加1%,国际贫困线人均消费每天仅为1美元的人口将减少2%。贫困人口的消费是如此重要,因而提供免费的初级产品消费,并有农村“投入产出”自动循环有利于彻底消除贫困,提高农村消费水平。

    在中央政策设计下,成功的市场化改革将加快消除贫困的步伐。建议中央建立一个贫困地区生产的产品基本免费、以某种制度设计方式向贫困人口提供,由此建立一个免费的、自动循环的、初级产品产出与消费的市场非常必要。

    2、为什么要免费向穷人提供食品?

    国际上通行的衡量消费水平的恩格尔系数是作为消费分层的划分依据。随人们收入的增加,家庭购买生活必需品的开支占其总收入的比重会随收入的增加而下降,换句话说,收入越高,食品消费所占比重越低。

    恩格尔定律谈到的“生活必需品”概念,人们一般以食品开支代替“生活必需品”。在收入增长过程中,人们的食品消费支出占总收入之比、或食品消费支出占总支出之比(这是另外一种恩格尔系数的计算法),会随总收入或总支出的增加逐渐降低。美国学者奥珊斯基(Orshansky)在研究了美国家庭消费结构的恩格尔曲线时,发现在恩格尔系数0.30的位置上有一个转折点,在该转折点以上的家庭,就是贫困家庭。恩格尔系数被更加广泛地应用于测量一个家庭的贫困或富裕程度,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可以忽略社会调查中人们对实际收入的瞒报和虚报行为。

    在我国的扶贫工作中,人们对精准扶贫并没有给出准确定义,似乎把所有的扶贫都称为精准扶贫,一些地方已经把“精准扶贫”作为口号。导致扶贫工作产生了“漏斗式”浪费、贪污和挪用扶贫资金的现象,必须予以纠正和改进,改革的有效方法就是直接给贫困人口发放免费食品劵,消除多层次的行政干预。

    我国目前人均年收入已经超12万人民币(约合1.3万美元),但中西部贫困地区和城市失业,下岗职工的收入误差甚远,要实现中国人口庞大的扶贫脱困并非易事,为了脱贫致富,只有安排低于每天人民币15元贫困线的贫困人口免费吃喝的制度,才能解决贫困人口中大约98%的贫困问题。

    一般来说,低收入人口中的食品消费占总收入约为70%,换句话说穷人大部分收入用于穿衣吃饭,用于日常消费。因此,免费提供食品和日常消费是最有效率的扶贫方法。

    3、重新设置我国贫困线标准,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1999年我国设置的贫困线(poverty line)为年625元,按照现行的生活水准显然过低,应该提高到年12000元/年,以此为标准,免费发放食品劵后让这个问题迎刃而解,自动提高了最低贫困线。发放免费食品劵后,中央应该制定新的贫困方法,进而增加农村的“资产储备”,才可以彻底消除城乡差别,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我们建议给贫困线下的所有人,城市下岗职工和短期就业人员免费由政府发放“食品卡”。食品劵不是发现金。食品卡由民政机构,或者司法部门发放管理。食物领取地点在超级市场刷卡,以购买方式领取食品,建档备查。个人每次领取必须在收银台签字,超级市场,或者领取机构不得为持卡人换取现金,鼓励人们将免费食品劵提供给更贫困的人口,或者归还政府有关机构。

    食品免费领取卡标准年龄设置为50岁以上的农村人口,城市下岗人口,无业人口和伤疾人员。按照当前中西部人口每天生活费20至30元,大约每月600至1000元,直至他们过逝为止。

    假如家中有一个10岁内的小孩、每个小孩每月增加300元,第二个每月再增加200元。完全丧失劳动力的残疾人的每月最低标准1000元。这项基本保障制度就是不要怕穷人多吃了呢?不用怕,农村自己劳动自己免费吃。政府购买是消除贫困最为有效的方法,因此,“免费吃”是制度安排,生产和交易才是财富增进的本质。政府花少量的钱促进了农村初级产品的循环生产和交换,以及扩大消费。

    农村和城市下岗职工大部分消费的是扶贫产业化的“过剩”初级农副产品,考虑到“恩格尔系数”,大量循环消费,深加工会增加税收,增加投入再生产。因此,当扶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免费为农村儿童,城市下岗,失业人士,50岁以上所有贫困区域的人口,以及为全国残疾人员免费提供食品卡,我国人民创造的财富,世界工厂的生产能力已经具备条件,让贫困人口“吃皇粮”——他们自己劳动产出的皇粮,建议为我国农村贫困地区建立投入产出的初级产品自动消费市场,彻底解决大约5000万人口的世代温饱问题已是时候了。

(作者王义高系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经济学教授、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本文获得了赖明勇、柳思维、陈晓红、吴晓佳、魏晓、张早平、肖勇、沈裕谋、李稻葵、王一江、文贯中、易柯明、姚玉伦和唐国平的指导)

责任编辑:王文

 
Copyright © 2019 政商参考 ·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6011591号-1  湘公网安备:4301110200033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湘)字第000299号  技术支持:飞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