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商参考网客户端
政商参考网客户端客户端
工作人员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时评
黄柱:“报网互动”不等于“报网融合”
时间:2020-03-22来源:政商参考 阅读:10

    回溯网络参与给报业带来的采编模式转变,大体经历了“互动—滚动—融合”的过程,当然,滚动与融合还只是部分先锋媒体的探索和试验。

    纸质媒体与网络、手机等新媒体融合,不是面对新媒体冲击的被动应付,而是对新技术、新传播手段的主动运用,是从报纸长远发展考虑所做的一种战略选择。

    从互动到滚动

    在这样的战略选择下,“报网互动”就是报纸对自身资源进行优化重组的开端。 

   在报网互动的初级阶段,面对互联网这一新兴传播技术,传统媒体不会坐等新媒体接盘。报纸的第一反应就是开设报纸的电子版,将报纸刊登的内容简单贴到网站上。报纸电子版成了简单的资料库,这种方式只是简单机械地对新技术的运用,报纸的读者没必要再到网上去看一遍同样的内容,而网民也更喜欢浏览各大门户网站对所有大众媒体新闻的摘编。因此,报纸的电子版充其量只是一个资料库,一个为商业门户网站省去了将报纸内容录入网络的麻烦的资料库,对报纸的发展没有太大的意义。

    也有不少报纸选择尝试干脆自办门户网站,以本报新闻资源为主,成立专门机构,欲与商业门户网站一争高下。

   但是,自办门户网站需要投入相当大的人力和资金成本,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在短期内却无法保证。尤其是面对已经运作多年的大型商业门户网站,根本无法形成优势,无法体现报纸的核心竞争力,可以说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长”,报纸自办门户网站成了费力不讨好。

    报纸和新闻网站是分开运行的,两个部门,两批采编人员,根据报道需要开设互动栏目或互动版面,全国报业大体类似。

    随着报网互动进入常态,报社必然提出深层次的融合要求,于是出现了滚动新闻。

    从滚动到融合

    对于新闻来说,报网结合‘滚动’起来后,传统媒体核心竞争力发生了巨变。延长了新闻产业链条,突破了传统媒体从前在时间、空间及影像表现方面受到的局限。虽然它继承了传统媒体强烈的策划意识、整合意识、庄重感和携带方便等特性,使新闻产品的传达媒介具有了丰富性和可选择性。

    然而,网还是网,报还是报,新老媒体作为两个机构的客观现实使这种“滚动”仅仅成为“互动”的升级版,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报网互动仍是报纸应用网络的过渡产品。

    到底什么是报网融合?它是一种报纸与新媒体的互相融合,是传统新闻采集制作者对新技术的主动运用。

    报即网,网即报,终端延伸到网络,报纸和网站都能提供各自的优势,搭建信源、与受众互动等共享平台,实现资源优化、联手行动,使彼此的核心竞争力都得到提高的才是报网融合。报纸与网站实现双赢的才是报网融合。

   “报网互动”与“报网融合”的差异性

    简单地可将报网互动理解为报纸、网络两大主体结合的初级阶段,也是报纸主体意识到网络技术的先进性,从自身意愿出发作出的主动改变;而报网融合则是报纸、网络两大主体结合的深度阶段,两者界限逐渐消失,且从报纸主导转为网络主导。

    两者涉及要素也存在明显差别,报网互动主要涉及要素是载体,即将报纸内容从纸媒平台原封不动地转移到网络平台上。报网融合涉及的要素十分丰富,包括内容生产、技术运用和维护、资本营销、市场发行等。

   两者之间的最大不同在于流程构造。很显然,报网互动的流程是先报后网,即新闻内容的生产以报纸媒体为依据,通过记者采访、编辑整理、审核校验、印刷发行等一系列操作之后,才能将内容转成数字化产品。而报网融合充分利用了媒体融合的优势,不仅扩大了新闻来源,也重构了生产机制、审核机制和传播机制,报纸与网络呈现“二元化”分离运转格局。

     跳出“报网融合”看融合

    从字面上看,报网融合指的是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事实上,报网融合是范围更大的产业融合、社会融合的一部分,也是组织融合的一部分。

    纸质媒体与新兴媒体有机融合,将使受众在获取新闻信息的速度、数量和质量上实现动态平衡。面对新媒体上的海量信息,读者很容易迷失其中,社交媒体和客户端的流行,尤其加重了这一趋势。融合后的纸质媒体,将成为网上海量信息的导航仪,为受众提供最重要、最精华、最可信赖的阅读指引,它与新兴媒体各司其职,相互作用,为受众提供完整的新闻信息服务。

    虽然,电视、广播及不断萎缩的报纸、期刊等传统“四大媒体”依然拥有不容轻觑的实力,但是,从使用量来看,名副其实的“四大媒体”首先是掌上移动小屏(手机)、PC屏,然后才是电视大屏,以及报刊。

    从需求侧来说,当下的用户是典型的“多任务处理”模式,在出行、上课、上班、吃喝、旅游、购物等各种事务的间隙,碎片化地频繁使用手机,通过手机聊天、娱乐、看新闻、刷微博和微信、购物。智能手机作为一种复合型平台,集成了通信工具、上网工具、摄制工具、娱乐工具和支付工具、身份识别工具等各种功能,改变了用户生成和使用信息的介质渠道选择。有了手机之后,信息空间或现实场域,随时切换,鱼与熊掌可以兼得。在4G及行将到来的5G网络支持下,用户对手机的黏性越发牢固。

    再从供给侧来看,传统媒体遇到了来自两个方面的强有力竞争者。一是来自“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自媒体,少数出类拔萃的自媒体具有高超的内容生产及营销能力。传统媒体作为内容生产者,其产量占比在下降。二是来自以“智能聚合”“智能推荐”为利器的商业平台,商业平台虽然不是媒体但胜似媒体,具有很强的媒体属性。从流量看,聚合类和门户类平台的手机新闻客户端优势明显。媒体作为内容分发者,其地位也被动摇。用户变得难以到达,他们隐身在各种屏幕的背后。

    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直接导致了内容生产者和内容分发者的进一步分离。对于媒体行业来说,不仅是硬件方面的智能手机屏、PC、平板及互联网被掌握在电信及网络运营商和设备制造商的手里,而且内容的生产要应对自媒体的崛起,内容的分发要与平台方进行博弈,内容生产的节奏、渠道和平台皆已不能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媒体不再是从内容、渠道到衍生服务的全链条的提供商,更像是一个张扬着“内容为王”的旗帜的图文音视频提供商。伴随着互联网化走向纵深,传统媒体行业开始感受到了焦灼和阵痛。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被推到了时代的前台。

    因此,今后融合发展后的媒体,既不是单纯的新媒体,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纸质媒体,而是融合之后的“融媒体”。“融媒体”最符合广大受众的需求。

    当下报网融合已不算是一个新问题,但却是一种新常态,是我国传统媒体产业改革转型和优化升级的内在需求,是从属于媒介融合的一个分支,是纸媒形式向数字化出版靠拢的必然结果。(黄柱 中宣部城乡统筹发展研究中心《城乡发展参考》第二调研室调研员、(兼)湖南融合经济促进中心融媒体发展课题组组长)

责任编辑:刘志丰

 
Copyright © 2019 政商参考 ·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6011591号-1  湘公网安备:4301110200033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湘)字第000299号  技术支持:飞信网络